關於部落格
  • 50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英侖打造便宜的手工亞曼尼

時報周刊   / 報導/劉德宜 攝影/楊彩成

摸著手工縫製的西裝,楊再興說,要一針針細細縫,西裝才會筆挺。
靠近台北市南京西路的迪化街,看起來布商店面林立,但比起全盛時期,還是少了八成。而其中還養著師傅做手工訂製西裝的,大概只剩下英侖貿易。為了讓手工師傅人才不流失,並且培養年輕世代的消費客層,英侖已與Armani談定,也要引進Giorgio Armani西裝。別誤會!是英侖上海師傅用Giorgio Armani一樣的布料手工縫製、並掛上Giorgio Armani的吊牌。也許可能沒有Giorgio Armani現成的西裝那麼具有流行感,但絕對合身,也能穿出更好的身材,而且價錢是Giorgio Armani西裝平均價格的一半,一套定價四.五萬元。 會做出這樣的決定,裁縫師出身的英侖董事長楊再興沏了壺茶,邊倒邊說:「是為了轉型。」他指著站在一旁的總經理范樓達說:「因為我還願意培養年輕人接棒,所以曾經來過迪化街視察過布商狀況的陳總統,要主管機關好好輔導我們,因為其他的店已經看不到年輕人了。」今年四十歲的范樓達則說:「我也是在十幾歲時,從苗栗上台北,到迪化街布商工作,對『布』這個行業一直很喜歡,有著一分很特殊的感情。」他看著老闆,「迪化街布莊整個沒落時,老闆曾經轉投資試過,我們則繼續打拚。」
手工訂製西裝程序繁複,首先要向客人介紹布料並量身,再經過第二次「假縫」試穿,然後才是正式的試穿,交貨時間需要10天左右。
足足三年學徒功
楊再興是大陸撤退來台灣後,第一批跟著上海裁縫師傅學裁縫的台灣徒弟,「我不是迪化街人,當年迪化街是台北的經濟重鎮,布是其中一個非常興旺的行業。選擇當裁縫學徒,是因為除了以後的收入會比較好,還可以學得一技之長。」我們問他為什麼要學「三年四個月」?楊再興哈哈一笑:「這是上海裁縫的行規,學足三年才能出師,多出四個月,是為了中間的放假補課。」足足一千天的相處,楊再興可是從完全聽不懂上海話、遭打罵,熬到可以說上一口流利的上海話。 楊再興從一九六六年起,就開始做布料進口的生意,到一九七九年正式創立英侖貿易,專以進口英國布料為主。三年前花了二百多萬元,在公司的一樓裝潢門市,打出「上海師傅手工訂做」招牌,直接面對消費者。楊再興說:「對我來說,這是個很重要的轉型。布商這一行,式微很快,不直接面對消費者,根本無法掌握消費者想要的流行趨勢。」 范樓達補充:「有段時間我們曾經引進歐洲最流行的布料,但過了很久。因為下游的成衣商,有的不會跟我們直說消費者的批評,有的則是忘了說;因為消費者往往是看到國外的某個款式流行後,才會回頭找相同的布料。開門市直接面對消費者,可以蒐集第一手資訊。」 早年迪化街的布商除了賣布,有些還兼賣手工訂做服飾;只是面對成衣大舉攻略市場,迪化街布商只能一家家地關掉。因為是進口商,在這股關店洪流中的楊再興,雖然受的衝擊較小而沒有關門,卻也曾經轉行,經營他很內行的保齡球運動。他在欣欣大眾百貨裡開了欣欣保齡球館,但那終究不是自己最擅長的行業,「我把保齡球館收了,再回頭精耕英侖。」 調整中的英侖後來不再只進口在專業布商眼中料子最好、但色調單調的英國布料,而增加了花紋變化較多的義大利與法國布料,果然生意變得很不錯。不過,自己也是上海裁縫師,看著以往的同業不是關店、就是被裁員而跑去當大樓管理員,十分感慨。最後一代上海師傅現在也五十歲初頭了,像是駐店的裁剪師傅程明城就已經五十四歲,所以三年前開門市的另一個用意,就是希望這個手藝還是能在台灣傳承。
楊再興的接班計畫,是由總經理范樓達(左)為主的經營團隊接手,而61年次的兒子楊鴻文,則跟著學習跑業務。
轉攻公司行號
然而,手工師傅卻不斷在流失。一套西裝多加一條西褲的基本工錢,至少一萬餘元;加上普通的布料錢下來,一套西裝至少三萬元,已非年輕族群可以經常消費得起。而且與名牌進口西裝的價位也差不了多少,於是,英侖轉攻公司行號制服這個領域,營業收入也以此為大宗。范樓達解釋:「如果標到大公司,一筆訂單至少有二、三千萬元。」 目前像中央銀行、集中保管公司、聯邦銀行等金融業,都是英侖的客戶,能拿下標單,楊再興認為是「售後服務致勝」。「服務不是隨便說說的。我們幫客戶修改衣服的速度與品質,絕對有口碑,這項服務不僅是門市的客人可以享受,團體制服的客人也一樣。因為我們門市有師傅駐店,通常上午拿來,下午就可以拿回去。我們曾經上午抱回一堆公司制服回來修改,二個多小時之後送回去,他們的職員說:『一定與上次那家一樣,原封不動地抱回來,根本沒改!』打開檢查後才發現,全部改好了。後來我們成為這家公司的長期合約商。」 楊再興一直鍾情「手工製」:「黑道仲裁大老蚊哥不是剛出殯嗎?這幾天我們店裡就來了一位日本大哥來訂做西裝,因為他聽說我們一套只要三萬元新台幣左右,不像日本手工製要價十二、三萬元新台幣。日本手工師傅愈來愈少,我看台灣也一樣,過不了幾年,一套手工製西裝也會要價十來萬元。」 所以英侖這次要嘗試的,就是將西服精品化。范樓達說:「我們與Armani談了很久。他們後來也想看看我們所提出的手工製、價格是成衣一半的點子,到底有沒有市場。這個行業有個行規,成衣歸成衣、手工歸手工,所以我們並未與嘉裕代理的Armani西裝有所抵觸,市場也不同。我們最大的希望,就是能保護這些國寶級師傅,讓消費不起Giorgio Armani的年輕族群,也能一樣擁有Giorgio Armani。但因為是嘗試性質,初期我們打算先做一百套,試試市場反應。」 楊再興說:「穿穿看!我們上海師傅手工縫製的西裝,有著輕巧的內襯,不僅筆挺,而且不易變形。一旦穿過手工量身訂做的西裝,保證你絕對不會再買現成的西裝。」
打版、剪裁,楊再興是台灣第一批上海師傅教出來的裁縫師,他幫陳柏廷設計的西裝,正等著主人來拿。
李登輝天生衣架子
英侖手工製西服襯衫在業界很有名,不少政商名流都在這裡訂做西裝。我們在採訪的當天,士林紙業董事長陳朝傳的西裝,正被師傅一刀刀地剪裁著;他兒子陳柏廷的西裝,則吊在門市裡等著主人來試穿。陳總統也曾在這裡做過襯衫。 說起政商名人,誰的身材好?英侖的師傅們異口同聲地說「李登輝」。「李前總統沒來我們這裡做過衣服,我們是從電視上看到他的穿衣情況,他的個子高、骨架大,是天生的衣架子,穿起西裝很有品味。」 比較國、民兩個前後執政黨,楊再興說:「喔!比較有錢的國民黨當然穿得比較好。我印象最深的,是考試院院長姚嘉文,第一次被朋友帶來我們店裡做西裝,他身上的西裝非常不合身。我還問他,袖子怎麼這麼短?他不好意思地說,這是朋友送的啦!民進黨對這種穿衣事都是很低調的。」
楊再興要以「珍藏國寶」的心態,為上海裁縫師傅再創第二春,也為英侖開出另一扇窗。
第一名的慘痛代價
英侖貿易是台灣最大的進口布商,「叫我第一名」的背後,卻曾經慘賠過1,000多萬元。 那是在第一次波灣戰爭時,英鎊突然由1英鎊兌近50元新台幣,狂漲到近70元,很多進口布商紛紛抽單,惟獨英侖為了信譽沒有抽單。結果那年當然大賠錢,但也因為沒有抽單,還接了很多其他英國紡織廠「拜託吃下」的訂單。英侖在歐洲紡織業內建立起口碑,逐步成為台灣最大的進口商,年營業額也一直保持在5、6,000萬元左右。 回頭看這筆學費,再看現在的成績,范樓達說:「大陸有些財團跑去跟英國紡織廠談合作,很難談成;後來找上我們,希望我們能賣牌子給他們。怎麼可能賣?這可是楊老闆的心血建立出來的口碑呢。」 本文章由「時報周刊」授權刊登,更多內容請見本期時報周刊

資料來源 摘自: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

資料來源 :1758網誌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